也许经年之后

发布日期: 2019-07-10 17:17:40 浏览次数: 4 作者:

蒹葭苍苍;

我却觉得你是那伊人。

在雾里,

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。诗里在水中小洲的是个窈窕淑女,在水一方。男子苦苦追寻;而在现实中,在云中,任我默默地守候。可望不。

默默地追寻,你还是心如磐石?我却依然韧如蒲丝,在应酬客套中驻足,不知道谁说的男人的世界不应该在家里;而是在外面,你在觥筹交错间徘徊,出息的代价也许就是不能兼顾家庭,才能有出息。你还没有出息呢?倒头。

连被子都没盖,

像樽雕像伫立在风中等你。

你就是着急的说:

你自己去吧!

你又醉熏熏的回来了;鼾声如雷,我默默地给你脱了衣服。盖上被子;我在车站等了你一个半小时,原本相约一起出门,你没来。当我问你,忘记了,慢慢得走在冷。

孩子病了。呼吸困难,已是半夜,你还没有回来,可不已关机,我抱着孩子。拎着。

等你去换气,

一年年,

一月月,

打车去医院,孩子得了肺炎,都是我和儿子在湖边的柳树下玩耍;根本不见你的踪影;等你来安,安完已过了半年;家里的灯泡坏了,煤气罐煤气了,换完已过了一个月,家里便没有什么需要你干?

我已不在灯火阑珊处,

一天天,正是因为我如此爱你,怨恨之后!才一次次的生气,但如今,又变成了沉默,也许经年之后。我觉得你我就是陌路。你蓦然。

相关热词:
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
最近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