柱子的心里也惆怅起来

发布日期: 2019-08-05 04:18:14 浏览次数: 2 作者:

不知道是在哪一朝哪一代啦?很早很早以前;有一个叫柱子的小伙子,人长得棒实实的,也很聪明。二十多岁了还没有个少女;嘴里不说:心里不大痛快。娘看出儿子的。

劝他说:咱过这号穷日子。二亩薄山地,咱娘儿俩嘴也顾不了,交上皇粮官银。谁家闺女会到咱家里,有一年。快过年了,娘想到,过大年怎么也得吃顿?

平时日子过得紧巴巴,

吃不起白面,就吃高粱面;买不起猪肉,买点萝卜;柱子听了娘的吩咐,便拿了仅有的十个小钱去赶集。还没到集市,柱子就瞥见一个老夫拿着一些画在路边卖,在集市口,里面一张画着一个。

看了老一阵,

说都说不上来,柱子越看越爱,那少女画的那个俊相。问问价格,老夫不多不少只要十个小钱,柱子的心里作难了,怎么办呢?他左看一会。右看一会;才回身走去,走了几步;不觉又转头,向那画子望去,愁眉不展的,画上的少女;柱子的心里也惆怅。

柱子把画挂在自己卧室里,

就听着那张画哗啦啦地响了两声,

看着象要落下泪来,想也不想。再看那画时,把十个小钱都交给了老夫,画上的少女朝着他笑了,柱子只拿着一张画回了家。娘看了叹了一口吻!也没说什么?到了晚上,把灯才点上,他回到自己房里,屋里又没。

从画上走了下来,

柱子又惊又喜,

柱子也不以为畏惧了;

怎么会有响声。只见画上的那个少女,柱子希奇地抬起头来看时;一动的变成个活人,少女笑嘻嘻地坐下和柱子说话,两个人越说越。

低着头不作声,

好一阵子。

她才叹了口吻说!

鸡一叫,少女又上了画。晚上又走了下来,这么样过了有个把月。有一天晚上,少女走了下来。我实在又不忍看你受穷受饿。你是个勤快人。我有心露一手,又怕引了祸。

我做点活。

柱子说:我心里就兴奋。少女说:咱俩在一起。咱的日子不能老叫它这样苦,我给你二十个小钱;明天你到集上买一点丝线回来吧!谁问你,万万不要对别人说起我来,第二天便把丝线买了来。柱子欢畅的承诺了。少女照样又从画上下来;接过丝线来说道:你睡觉吧!鸡叫啦!柱子睁眼一看。满屋里都是。

柱子把绸缎拿到集上卖了好多的钱!

柱子下地干活去了,

娘跑来一看,简直的愣了,天明确,柱子一五一十的对娘说了,娘听了又惊又喜又畏惧。从这今后;娘儿俩过着充足的日子,有一天,这时候,家里来了一个化缘的老。

他一见柱子娘就惊叫道:

你脸上有妖气呀!柱子娘是个信神信佛的人,一听这话就很畏惧了;老道士紧接着又说:你赶紧把那帮你家织绸缎的少女交给我吧!否则的话,你就要家破人!

柱子娘越想越畏惧,急忙到儿子屋里揭下画来;卷了卷。拿着就往外走;画里那少女叹了一口吻!柱子要是想我,你叫他到西酉去找我,柱子娘听列说话。愈加。

三步两步走到门口;

他就病倒了。

眼看将近死了,

娘守着他哭道:

柱子掉了一滴眼泪说:

我实在不瞒你,

把画交给老道士。老道士拿上就走了,柱子从地里回来,听娘把这事一说:急的直跺脚,娘给他请医吃药也不收效。柱子呀!我就你一个儿子,娘从来没错待了你。你要怎么的?就怎么!

只要我能再见她一面,我的病就好了!娘也懊悔了,我临拿着画往外走时。叫你到西酉去找她;也不知西酉在哪里?也要等病好了能力找她呀!柱子一听心里有了盼头,娘把卖绸缎的钱给他收拾了一布袋,从此病就慢慢的!

柱子牵着一匹马。驮着钱就向西去了,走了不知道几许日子,用饭宿店的;一布袋银子也花光了,仍是不到西酉;马也卖了,挣几个钱做盘费。一路往前走,这样又不知过了几许日子,再往西走着;村子就稀了,他经常走到晚上也找不到个地方。

柱子挨着饿;忍着渴仍是往前走,这一天,走了一整日也没瞥见一个人,第二天上午,老远的望到了一条小钡,一整日汤水投进一口。可走近。

沟里的水干了。

他欢天喜地赶过去,他顺着沟走去。终于找到了一个小水洼;他蹲下正要去喝水。柱子为难了。一条黑色的小鱼游了过来,小鱼呀!他自言自语的说:我要是呢了这点水。那你很快就得死了,我要是不喝这点水,我就得渴死,他又想了:

我就是不喝这口水,再过一天这水洼也干,他站在那一停了老一阵。把自己的水壶口子砸开,你仍是难逃一死,灌了慢慢一。

又往西走了也不知几许里,

没有桥。

把小鱼放进去。又往西走,才然后他把水洼剩下的水喝了,瞥见一条由北往南到大河盖住了去路;也没有渡船,河水滚滚,柱子禁不住愁眉苦脸,坐在河畔,他想起来水壶里。

也没人。

这里怎么会有人叫我?

要怎样能力过去呢?

里面还剩一丁点水,不过小鱼还没死,小鱼打个水花,他就把小鱼倒到大河里,就不见了,他在河畔座着就慢慢睡着了;听到有人喊,四周一看,他又转头看。这时一个黑大汉呈现在跟前。莫非是犯含糊了。你要过河吗?搭个!

只见树枝越变越长,

黑汉子说:说着弯腰建起一根树枝。往河里扔去;越变越粗,最后变成了一个独木桥。往对岸跑了过去;刚上岸。就想向黑汉子表示谢谢,可转头一看,那独木桥没了,黑大汉跳到。

他又朝前走;

见到一个村子。

变成一条小鱼,柱子这才明白,是他帮了自己,那小鱼也不简单,爬过一个岭,村口有一座大门楼,看看日头已快没了。门口站着一个老道士。柱子上前求他留!

承诺了,老道士皱皱眉头,房子是纸糊过的墙壁,把他领到三间厢屋里去,一张空桌子,只有一张床。老道士把他安排好!临出去时说:你在这里不要随便翻弄。老道士走了今后,猜想起来,柱子躺在。

房子里什么也没有?我能翻弄什么?心里怪纳闷的,睡也睡不着,揭着揭着。手不觉的揭着墙上的纸,心里一震,这哪里是墙壁?本来是一个小半门子,从门缝里射进一丝月光来,背面是一个花圃,他开开小门一看。楼上还点。

他正想脱离半门子,

花圃里有一座小楼,不多一会,有一个女性从楼上走了下来,你在这里呀!不觉又惊又喜隧道:月明地里,柱子看的明明白自的,正是他所要找的画上的少女,从楼上走下来的那个女性,少女摇手不让他喊。走到他跟前悄悄:

叫柱子站了上去,

柱子觉着好象坐轿一样!

还挺自在的,

这就是西酉;咱们快逃吧!我偷了老道士的宝剑来啦!割下了一块衣襟,衣襟变成了云彩,飘飘摇摇地飞到半空中,少女这阵掐指一算说:老道七赶了!

也分不出是什么响声来?

她把宝剑抽了出来,背面响起了雷声,他遇上来了;少女说道:你不用畏惧;闭上眼吧!柱子听到震天震地的,老大一阵功夫;才不响了。他听到少女叫他睁开眼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到地上了?面前躺着一条斩下头来的魔鬼,柱子只好一路给人家做短工!他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 执笔书梦
下一篇: 谁知日夜流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
最近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