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⩎ᩒᩒﶀ୷祝溏퍞葶ᾞ

发布日期: 2019-07-21 08:09:13 浏览次数: 3 作者:

甭担心我。

放心吧!

抬头望了望窗外。

天空飘起了雪花,今天是腊月二十三,灰雾蒙蒙,很担心住在乡下的老母亲,母亲听出是我的声音后,很高兴说!"今冬天里,没断过火,炉子一直生着,咱家这里也下正下着雪呢?挺大的,雪天我不出门的,快过年了,依依不舍的挂断和母亲的通话。楼外小院里清瘦的树枝上早已挂满的飘雪,越积越厚,我知道:故乡也正在下着雪。顿使心情有些凝重起来,有种莫名的。

可我一直觉得是踩着故乡那飘来的积雪,

难道是故乡飘来的雪,打湿了自己的心情,索一性一,慢慢的走到院子里去,走进雪飘的世界里,踩着已经铺满厚厚一层雪被的小区街路,一任雪花落满衣裳。尽管是在这个城市的空间里。

那厚实的感觉。

挂遮眼睑。听着鞋子与街雪挤一压时那"吱吱"的声响。让我想起儿时雪后在生产队平整宽阔的场院上和伙伴们打雪仗,堆雪人的嬉戏情景;那些不管不顾的捣蛋顽皮。那些没心没肺的无忧无虑;那些清苦生活中寻求的单一的乐趣!虽已经走远却恍如昨日,而现在寄居在城市里,真的是感觉有些疲。

都难以承受的起来。街道上行人很少,似乎连一片家乡飘来的雪花,社区周边,这样的天气想必少有人出来闲情溜达。护城河护坡上高高的柏杨树被飘雪覆盖成一片皓白。一个刚刚能看出轮廓的鸟巢;一棵稀疏的树桠。

孤独在寒冷里挺一立着,这些平日里叽叽喳喳的生灵,给这个城市带来过无限的声息和灵气,却一只只栖身在城市的。

与世无争。在属于自己的这个角落里,安静的生活着,我走近它;真想跟它们对对话。问问他们,你们过的好吗?见到过我远方的亲人和朋?

你们天南地北的飞来飞去,

覆盖你的忧伤。

他们过得好吗?一直在飘,这里的一切还是如此的平静?可我似乎听到了它们的回答?这里的雪啊!和家乡的雪一样的美丽。都可以净化你的灵魂。滋生纯洁的一爱一恋。同样给你带来家乡的温暖。我不敢在树下待的。

但我的心,

在雪路上迎面走来,

是怕惊扰了它们难得的这一份宁静的生活;渐渐的有一股淡淡的暖流,不远处,在缓缓的升腾,街道上多了几个手拉行李箱的年轻人,打包小包的,身后几道被皮箱轱辘压出的辙痕。一直拖出很远很远。与我擦肩之时。我微笑着问,你们这是要回家吗?"小伙。

"呵呵;

"一个穿灰色棉卫衣大约有二十来岁的小年轻,一一撸一头发上挂满的雪花。公司好不容易放年假了!轻声快语的笑着答,去车站赶车回家过!

"回家喽,

"那发自内心愉悦呼喊的余尾音;

"另一个满脸稚气的小个子,对着空旷飘雪的远方。大声的喊着,回家喽,在雪空中飘了很久,他是想让这声音;飘飞到急切盼望回到的。

早早传到盼儿回家的爹一娘一耳旁吧!

一直在下:不想再走了,今天是小年,我也该回家了。和孩儿们都早回!

相关热词:
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
最近更新